江澄觉得自己脸上湿乎乎的,他牵扯出的第一个人物就是舅舅江澄

金氏出身,舅舅又是江家宗主等等来看,第一印象难免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但是作者在安排情节的时候,第一次登场虽然光彩非凡,但是却蒙着一层阴影,就是舅舅对其的严苛。而魏无羡一句“有娘生没娘养”的激怒,则为后面读者认识金凌的性格提供了又一条线索。这样的设计,使得金凌的人物形象随着剧情发展就慢慢立体了起来——不再仅是一个争强好勇的纨绔子弟,而是因为父母双亡而又出身世家,内心敏感而又要强(甚至有点傲娇)的少年。但金凌在剧情上起到的作用又远不止此,他牵扯出的第一个人物就是舅舅江澄,江澄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他的紫电是怎么来的?他和魏无羡又有什么恩怨关系?这就给后续的叙述打开了三扇大门。随后牵扯出的两个人物即是父亲金子轩和母亲江厌离,那么他们又是为何而死?他们跟魏无羡是什么关系?魏无羡究竟做了什么?这又是另外的三扇大门。整个小说把人物和剧情串接起来,形成内外连通的园林庭院。而只从金凌这个人物的设定来看,完全可以说是相当经典的人物创作。

【一】

“金凌,你怎么就这么麻烦呢。”

在江澄眼里,金凌一直是个熊孩子,脾气极坏,熊的让人恨不得将他吊起来暴打一顿,没准把腿打断会省心很多。

“你再胡闹我就打断你的腿!”

然后金凌“哇”的一声哭得更凶更大声了,哭得江澄额头上青筋暴起,摸着套在手上的紫电想要一鞭子抽过去。“大小姐脾气,都是被惯出来的!”最后却还是过去一手绢呼到金凌脸上顺手帮他抹了两把脸,将人拽到自己怀里,抬起手想要给金凌头上一巴掌让他闭嘴,落下来只是轻轻的揉了揉他的软软的头发,右手发力左手环着金凌将他抱了起来,“我带你回莲花坞。”

金凌的哭声一下子小了很多,开始抽抽噎噎的,抱着江澄的脖子在他脸上蹭了蹭,江澄觉得自己脸上湿乎乎的,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鼻涕,有点嫌弃。

我又不是你的手帕子,江澄想。

金凌这熊孩子开口了,委屈巴巴地喊了一声:“舅舅。”
软软糯糯的,还因为哭嚎的时间有点长,有点沙哑。

江澄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这个熊孩子是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出身尊贵,父母双亡,还差点夭折,却在金鳞台受了天大的委屈。
输了哭,赢了也哭,东西摔得满屋子都是,下人怕被砸到也不敢上来,就这样放着金凌任由他胡闹,连个哄他的人都没有。这个闹法,金凌不说他也知道,还不是为了那句“有娘生没娘养。”,金鳞台人多口杂,金光善都封不住所有人的嘴,何况他江澄。

穿着绣着金星白浪牡丹花的金家家服,额上点着尊贵的朱砂,却连个和金凌一起玩陪金凌说话的人都没有。

江澄抱着金凌一脚踹开房门,走了没两步,一条黑色的小奶狗绕着他的腿打起了转,本来在他怀里蔫蔫巴巴的金凌一下子来了精神,也不哭了,挣扎着从他怀里窜了出来将小奶狗抱住举起来给他看,“舅舅,你看这是小仙子!”

“谁给你的。”

“小叔叔!小叔叔人可好了,还肯陪我玩,我能带仙子一起回莲花坞吗?”小金凌眨着眼睛,里面全是期待。

江澄楞了一下,他本来想说莲花坞不许养狗,金凌这模样他如若说不许怕是又要哭出来。
“那就带回去吧。” 反正怕狗的那个人,大抵再也不会出现在莲花坞了。

然后金凌抱着狗,开始绕着江澄开心的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