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五天的戏得四天拍完,没想到最后一场戏又是我的戏

  昨天记者在拍摄现场看到了导演侯咏,穿着大棉衣窝在椅子里的他表情严肃中透着疲惫,时而盯着监视器里演员的表演,时而摆弄手机发短信,除了偶尔用对讲机指示一下现场的工作人员外,大多时候都是一言不发。记者借着拍戏的空当上前询问《闯关东2》这几天在沈阳的拍摄情况,侯咏叹了口气:时间有点紧了,计划五天的戏得四天拍完,正好,大家也都想回家过年了,早一天结束还能省2万块钱呢!当记者问到下一部戏的计划时,侯导瞪大眼睛说,下部戏?我得好好歇一阵子再说了!

《闯关东2》

  制片人陈冬冬告诉记者:可算要熬到头了!侯导还算是好的,我们副导演在另一个组,前两天都是被抬到现场去指挥拍摄的,后来实在撑不住了才去医院检查,原来是腰累出毛病了。

  【现场】

  演员董璇:

  昨日沈城大雪纷飞,而《闯关东2》就在沈阳张氏帅府杀青,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在剧组5小时的时间里,独家记录了《闯关东2》的最后杀青时刻。

  拍了一天,又饿又冷又缺觉

  

  由于苗圃等人的戏份已经结束,昨日在帅府要拍的只有董璇和于洋的对手戏。中午12时许,记者在帅府的一间屋子里看见董璇的时候,她正抱着一个小熊的暖手宝在接受补妆。

  从去年8月底开机到现在,《闯关东2》辗转六大场景,历时144天,终于完成全部戏份的拍摄。而马上就要到春节了,全剧组上下也开始归心似箭了。

  我在剧中的二姐和老公各自参加了共产党和国民党,我夹在中间,总想尽力协调他们的矛盾。说到自己要拍的戏,董璇概括得言简意赅,但从她向记者展示的那本厚厚的台词来看,拍戏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制片人陈冬冬告诉记者,21日晚,B组的全部人马和设备已经撤离沈阳返回北京,A组在总导演侯咏的带领下坚持拍完昨日的杀青戏后也将就地解散。剧组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每一个工作人员与剧组签订的都是临时工作协议,戏份拍完了,工作人员也就与这部戏没有任何关系了。从今日开始,完成任务的工作人员就开始踏上回家的旅程了,他们在领到路费和工资后各奔东西。如果有缘分,我们还会在其他剧组碰面,毕竟都是搞这一行的,但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位道具师这样告诉记者。

  沈阳昨天的气温略有回升,但还是冷得可以。穿着一件花色长旗袍的董璇看见记者冷得直跺脚,俏皮地掀起旗袍的下摆让记者看:你看我的腿多粗,因为我里面穿了保暖裤,还有一层大毛裤!哈哈,前两天我还偷偷在旗袍里穿了羽绒坎肩呢!

  

  补妆完毕后,董璇就去跟戏里的搭档于洋对戏了。直到14时,二人还在餐桌边一遍遍过戏,再加上天冷,让记者多少等得有些难耐。董璇的经纪人告诉记者,剧组之前的拍摄一直持续到昨日3时,演员几乎没怎么休息就又得投入到当天的拍摄进程中,在张氏帅府拍戏这几天应该是我们最享受的,天气虽然冷,好在是室内戏,不必在冰天雪地里打滚儿。进来时候摄制组就说,这是到了热带了。今儿一天董璇还没吃东西呢,她这几天睡得少,脸都有点儿浮肿了。

  最后一场杀青戏留给了董璇和于洋,董璇对记者说:开机第一场戏就是我跟大姐在田野里奔跑,没想到最后一场戏又是我的戏。

  最后一场戏讲述的是董璇扮演的三妹宋天月的丈夫周和光当上了沈阳公安局副局长,他那个官位是可以享受待遇的,他就想换一个大房子来住,就带着天月去看房子。两个人看好了一处房产,本来是中国人的房子,却被俄罗斯人占了,于是就和他们交涉起来。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两个俄罗斯演员还是从大连特地赶过来的呢。董璇对记者说:本来我们这场戏不是杀青戏,但就是为了等他们赶火车过来,所以留到了最后。我们是不懂俄语的,但是有翻译在,就按照台词去演,没什么太大的难度。

  在现场,记者看到导演侯咏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一个场面经常要拍十几遍,穿着旗袍的董璇在雪地里被冻得瑟瑟发抖,因为镜头拍不到她的鞋子,于是她就穿了一双雪地棉鞋,这样还能暖和一点,因为已经料想到会在雪地里站很久,董璇之前还在脚心上贴了暖贴,能暂时抵抗一下寒冷。而剧组里还有个小演员,今年6岁的郝昱凯,他扮演大姐宋天好的儿子,可能因为太小了,他不知道寒冷,只是一个人在雪地撒欢地玩。

  【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