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腹疑問的我最想問村上老師的問題是

用紫式部的口吻去講這個故事,穿插著當下與歷史.近150分鐘的影片完全不能展現出<<源氏物語>>一書的冰山一角,很想再一次把書拿出來慢慢品讀,卻猶豫怕又一次止步在渡邊淳一,夏目漱石,川端康成,村上春樹,青山七惠甚至童話寫手安房直子..我我我還是繼續愛我的高木直子和黑柳徹好了..(就這智商也就看看不用思考的繪本了)日本的小說向來大膽的性愛描寫和天馬行空的情節.想當初我看<<失樂園>>..哎哎!我幹嘛小小年紀就看那麼深的書!還我清純童年渡邊!!

新一年的頭一日,跟女孩子看了期待待待待待待待待了很久的
《挪威的森林》,總算是終於都圓了一直以來的心願。

男權主義的時代,貴足的靡亂生活,宮中權勢的爭鬥,男尊女卑的封建時代..143分鐘的片子,都能一一體會出來.

    期待,是因為這個故事,我看了足足十四年,其間看過了無數次;

最後逆光處湖中泛舟,引得紫式部淚光閃爍,實在是給整部片子的唯美畫上了完美句點.

    期待,是因為這個故事,很像杯佳釀,於不同時間去品味,你會品嘗出很不一樣的層次來;

話說平安時代的服飾真的是美,而且天海大人出場的時候真的是如朋友大推時所言–英氣逼人啊!啊啊啊快要被掰彎了救命啊啊啊哈哈哈哈!所以多一星是給女王的!畢竟僅憑一部影片想詮釋出整部小說的精華太難.

    期待,也是因為這個故事,我認識了影響了我半生的作家:村上春樹。

只可惜,從電影院中走出來,滿腹疑問的我最想問村上老師的問題是:「老師,你為什麼會容許別人拍你的電影,還要拍成這個樣子呢?」

這戲,我不知道該怎麼樣去評論,因為我怎也找不到一個客觀持平的落腳點。

只是,我些問題,是我看完了電影以後,很想發問的:

      為什麼要選菊地凜子飾直子的角色?
      很抱歉的說,她一點也不好看。也不是那種柔弱、也說不上是氣質的類型。開畫之前我們想過,一定是因為她肯脫才找她來演(她在電影《Babel》中脫得很徹
底呢!),但是在《挪威的森林》中,她是有情慾的戲份,但是根本就什麼祼露也沒有!不用祼露的嘛!那麼,出產這麼多美女的日本藝能界,難道道找不到一個漂
亮又有氣質的女生來演直子嗎?是因為她演過荷里活片,有賣埠的市場嗎?屁!這話怎也說不通。

      為什麼要選水原希子飾綠的角色?
      水原希子演的綠,嗯...如果我說還可以的話,我想都不過是因為水原希子的美麗的臉龐而已。有點像混血兒的她,無疑是有點魅力,但卻不
是綠這個角色本該有的魅力。貫徹了村上一貫的作風,渡邊的世界也是有「這邊的世界」跟「那邊的世界」,兩個對觀的世界的。直子「這邊的世界」是死者的世
界,綠「那邊的世界」是活著的世界。綠的活力與直率是渡邊跟「那邊的世界」溝通的橋樑,但戲中水原希子演的綠的活力,甚至比不上直子正常的時候的活力。無
疑她有些對白是精彩的,可怕精彩是因為對白本身取自小說,而不是精彩在演員的演繹。為了詮繹對白,演員在很多場口,都變成了「對白諗誦機」。

      為什麼還要保留「突擊隊」這個角色?
      「突擊隊」這個角色如果用了會影響故事的節奏的話,為什麼還是讓他似有還無的在戲中出現呢?古今中外,都知道電影改篇文學不易,所以精彩的改篇都會對原著
作出中龐大的支節進行取捨。現在出現在戲中的「突擊隊」是個陰陽怪氣的怪胎,他叫渡邊做早操,他關心渡邊的儀容,他說話會口吃,都是他的角色在小說中的片
段,只是這些片段沒有了「為什麼他會這樣做?」是不立體的。角色不立體,就引不起觀眾的共鳴跟認同,一個沒有了功能的角色,為什麼還要把他留下呢?我百思
不得其解。到最後還要改寫了「突擊隊」的命運。「突擊隊」是無故的消失的,而不是現在戲中留下了字條而別的。其實「突擊隊」的消失,在這個充斥了「死」這
個題材的故事中,是有「死」的味道在內的。連「突擊隊」最後功能也拿走了,也說明了這個角色根本是可有可無。

      永澤兄不過是個「大滾友」?
      永澤兄是個「大滾友」我沒有異議;不過,如果說永澤兄只是個會搞女孩以外,就什麼也不是的「大滾友」,我就覺得有點投訴。永澤兄可說是在學運動盪的世道
中,渡邊除了綠以外,唯一的朋友。他隨了帶渡邊去找女孩以外,還是渡邊成長中的一個很好的樣板。永澤兄批評渡邊的讀書品味的情節,本是最好的橋段去提及村
上最喜歡的作家費茲傑羅的,至少如果這電影是我拍,我一定是這樣的致敬一下。現在的永澤兄,也是部「對白諗誦機」而已。相比起「突擊隊」,他算是個有功能
的角色,但還是沒有血肉。

      初美姊為什麼會忽然有一個篇幅說起了她的人生?
      初美姊在整套戲的戲份很少,在談論交換性伴的場口之前,她就只有一上蒙大奇中出現過。為什麼忽然有整個場口都出場在她的身上呢?她的角色的戲份就是為了說
出戲中「死」的主題嗎?如果是,也未免出現得太兀突了吧!還有,初美姊的那場戲的感情全錯了,現在的初美姊成了一個很少氣的女人,試問如此少氣的女人,又
怎會是可以在永澤兄這個「大滾友」;背後默默的守候的女人呢?

      玲子姐的角色究竟是什麼呢?
      戲中的玲子姐也似是個完全失去了功用,不過為了讓她出現而出現的角色。她不再是戲中渡邊跟病發了的直子之間的橋樑,也不是個會用音樂去冶療自己、冶療直
子、冶療渡邊的音樂人。在戲中,究竟誰知道她是個搞音樂的?她拿出結他來,不過是為了要唱一下主題曲,點一下題而已。她在直子死後去找渡邊,然後跟渡邊睡
了,當中的意義,本該是二人對直子的死的一種追念儀式,大過只兩人想要有情慾的關係。現在戲中,我只看到了兩人忽爾想做愛,然後做了愛。甚至連情慾我也看
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