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要害怕男人,书中的紫姬拒绝了源氏

这应该是时隔一年六个月后在自己的电脑上看的第一部电影。是之前看了小半部没敢往下看的源氏物语/千年之恋,接下去看之后才发现其实不是那么可怕。上次因为六条御息所的交代一直很模糊所以看到葵上那一截就断开了。而且奇怪的是之前居然觉得这个作品的情色画面有点无法忍受——源氏的出演者明显的女性外表让我心理上迈不过去。看完之后觉得除了歌者如旁白一样的出现稍显突兀外,真是折服于对出演者的表演。
似乎大家对这部电影的评价不是太高——假如拿这部小说的历史地位来做对比的话,但这几乎是无法作比较的,一个是千年时间跨度,一个是过高的心理预期,那么长的篇幅缩小在一百五十分钟片长里,故事不仔细辨别情节会衔接不上,这又哪能作比较呢。分析下为什么在时间的背后我可以顶着睡眠的旗帜守在午夜两点的电脑跟前看完它,并觉得他们演得如此之好服饰如此之华美(且不说故事内容)。除了个人心理的成熟外欣赏角度的转变也是原因——就好像多年前我曾经把《北回归线》翻到第五页就再也看不下去一样,容易沉浮于太直白的字面意义会让你难于进入情节和文章的本义中,同样的是,多年前我把《源氏物语》看到关于花朵朝颜和夕颜的描述就看不下去了,乱伦情节太多,我脆弱得无法忍受。但是,就像今天一样,滤去表面的东西,我想我终于可以沉静坐下来把心敞开给画面和书页。这算不算成长的比较明显的进阶?
紫式部用光源氏的故事向少女彰子揭示爱情里面男人和女人的遭遇。
熟知一个男人的成长过程,可以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女人——即是他觉得合适的;女人不要害怕男人,因为男人是女人生下来的,而乱伦,不过是男人要回家的形式之一,即,女人是男人的家;一个人可以同时爱很多个人,也可以遗忘很多人。一对多关系里,假如“多”中的其一对“一”是一种一对一的情感,那么要学会像紫上一样学会放手。所以多年后当紫上逝去,光源氏在最后的镜头里烧的情书,是写给她的,最后的怀念最真;男人对女人表示爱的方式是,抚摸——不要哭泣,这指的是对任何女人的抚摸,妻子,女儿,母亲;有一种爱,埋得最深但是不用得到,你要拒绝。而这最后的一种是通过源氏的故事而顺利嫁给皇上的少女彰子无法学会的,也不要学会。有些人为爱争取因此得到,有些人为爱放手因此得到。
我只知道紫式部最后那一眼,包含所有的肝肠寸断。但是你,是哪一种呢?

对于一部脍炙人口的名著进行改编,选角成功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可惜,千年之恋在这一点上起码不能让我满意.吉永小百合以五十岁的年龄饰演二十五岁的紫式部,实在是勉强了点.而常盘贵子演绎芳华绝代的紫姬,相貌上好像也差了点—我从来没觉得她是美人,而且长得过于现代.至于最重要的光华公子,不知道NHK出于什么考虑,让藤海内希进行反串,美则美矣,但是线条过于柔和,容颜完美得反而失去了生气,没有源氏光芒四射的感觉…….我知道我太挑剔了。
最让我惊艳的彰子的扮演者,这个少女纯净到连美貌都显得多余(演彰子可惜了,至少演一下年幼的紫姬)。她蹙着眉头对紫式部提出疑问的可爱样子,实在是,让人如何不怜卿。联想到历史上彰子入宫背后的宫廷斗争,以及由此带来的中宫定子郁郁而瘁,这样美丽的少女却要注定卷入种种龌龊,不由生出一丝惆怅。
光源氏女人众多,千年之恋中当然主要演绎的他与紫姬的爱,其他只有给源氏带来重要影响的女性,如葵姬,六条妃子,藤壶皇后,明石姬等才有机会露下脸,像未摘花,花散里就只能在他人的只言片语里出现。
常盘饰演蓓蕾初放的紫姬,轻轻咬着源氏的手,眼神有一种孩子般无邪的淫荡,实在是电影里最好看的几个画面之一。而在影片的最后,源氏的一切已经达到顶峰,他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因为母亲出身卑微而被迫放弃的东西现在全都掌握在手里。但是在可以比拟仙境的庭院中,最爱的紫姬在与他争论,这个藤壶皇后的替代品终于从女孩成长为了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女人。而对于源氏,这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作品有了灵魂,而且是具有他所不了解思想的,会反抗的灵魂。源氏既惊且怒又困惑不已的看着紫姬转身跑掉.接下来的镜头一转,已经是“忽尔岁华尽,我身亦将倾”,《源氏物语》的故事到此嘎然而止。
影片的另外一条线,是紫式部的故事。书中的紫姬拒绝了源氏,而书外紫式部拒绝了藤原。藤原也只有既惊且怒又困惑的看着这个拒绝自己的女人,为什么啊,明明你是爱着我的,为什么要拒绝我呢?在紫式部拒绝藤原回到故乡不久,藤原的繁华人生也走到了尽头。

我的主啊,她还是个孩童。
她在你的宫殿奔跑游戏,而且还想把你变成她的玩具。
当她的秀发披落下来,当她随便穿上的衣服在地上摇曳,她都毫不在意。
当你对她说话,她便酣然入睡,不予回答——你早晨赠送的那朵鲜花,也从她手里滑落到地上。
当狂雨暴作,昏天黑地,她的睡意全然消失,玩偶丢到地上,惊恐地紧紧偎着你。
她生怕他不能服饰你。
可你却含着微笑观看她做着游戏。
你了解她。
坐在地上的孩童是你命中注定的新娘,她的游戏将会停息,并化作深沉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