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是美的,我更喜欢小说里的光

  当影片开头那朵红梅打碎琉璃般清澈的水面时,被悄悄地震撼了。
   
  宫闱中的男女私情,隔着垂帘低诉的爱慕之心,层层叠叠地被包裹在华丽的十二单中。本只是小家碧玉似的恋情,一旦穿上了旎梦的外套,便成了月宫中的辉夜姬,高不可攀。

一直很推崇日本电影,因为它的精致细腻含蓄,那富含韵味的东方美感,是好莱坞和欧洲电影如何努力都无法模范的。即使在亚洲,大陆、台湾、香港、韩国也都很难找到能在风韵上与日本电影抗衡的作品。在我的个人观感中,东方电影的美该是如清淡的春茶,如山谷的清溪,如三秋的红叶,溶华丽于朴素之中,不事张扬的低调里蕴涵着极度的奢靡,而《千年之恋-源氏物语》则将这种美感发挥到了极致。

  画面是美的,人物是美的,对酬的和歌是美的,高丽纸上绑缚的带露花枝也是美的。哀怨女子如同物语绘卷中所绘,秀发如云似瀑,肌肤光洁似雪,等待有情人若隐若现的灯光。

《千年之恋》是2001年朝日映画根据日本古典小说《源氏物语》改编的。《千年之恋》里有两条主线,一条是《源氏物语》的内容,另一条是《源氏物语》的作者紫式部的故事。电影以紫式部的视角展开故事,《源氏物语>则是紫式部给自己的学生贵族小姐璋子讲述的故事。电影里两条线索并行,略显零乱,但不太影响理解。因为电影不到两个半小时,《源氏物语》的内容被删减许多,只留下了几个重要的女人,每个女人的着墨都不多,人物性格的刻画都显得不够深刻,性格和原著也有所出入,这也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一个弱点吧。

  可总觉缺点什么。

《千年之恋》里的光源氏是由日本著名的宝塚剧团的男角扮演者天海祐希反串。天海祐希向来以反串男角著称,扮演起光源氏也比较得心应手,扮相俊美异常,神态飞逸。但是我心里总是有点障碍,觉得电影里的光源氏是个女人,是个女人假扮的男人。所以看着电影里的恩爱场面,常常会联想到女同电影,这也是反串演员的一个难以克服的障碍吧。

  虽然美丽到极致的景象令人心碎,但千年前寂寞女子的传世之作依然孤独,未有解语花。上下厚厚两卷的文稿被生生挤压成数小时,无奈无奈。

许多人说《源氏物语》是日本版的《红楼梦》,我非常的不赞同。贾宝玉是典型的意淫派,在红楼梦中,唯一有跟他发生关系的只有袭人,其他的女子他都是单纯的喜欢着,敬仰着,他的爱只留给了黛玉。贾宝玉和源氏光有着十分本质的不同,虽然两本书都着重写着封建时代贵族生活里的男女之情,但这两种男女之情相差甚远。源氏光倒是让我想起了《丑闻》里的男主角,他们在本质上比较接近,以追逐女性为乐,不过源氏光相比丑闻里的男主角,多了一份责任感,也多了一份真情,虽然他的真情很泛滥。

  在源氏的故事线中,源氏是匆忙的,刚刚亲吻上藤花,却又转而飞向木槿。藤壶,明石,空蝉,秋好,玉鬘……一个个本应有血有肉的人物匆匆来又匆匆去,犹如屏风上的仕女像一般薄而脆,经不起揉捏。甚至连紫上也如细雪一样看不真切。

小说中的光,是一个美的象光一样的男子,一个文武双全,俊秀无双的王子。他可以与时间抗衡的,永远不会老,书中的光,到了53岁,依然美的惊人,时间丝毫没有留下痕迹。而电影里的光,却在电影的最后在脸上留下了时间无情的痕迹。这也许是因为小说是小众的,可以让人纵情想象,而电影却是大众的,那些绝尘的神奇必须向世俗的常态低头。我更喜欢小说里的光,以神一样的面貌出现,无所不能。而这样一个神一般的男人,却偏偏有着一颗多情的心,这是天下所有遇见他的女子的悲哀。遇见他的女子,都象等待了一世的花,瞬间绽放,光彩夺目,幸福的象在梦中。梦,总是短暂,醒来之后是无尽的等待、嫉妒和哭泣。有人说,女人是花,开过一次就已足够。只是这盛开的代价,让人心碎。

  紫氏部的故事讲得要好得多。

光身边的女子,想尽一切办法让光多爱自己一点,让光多在身边留连片刻,谁也无法真正拥有这个光一般的男人。就算是光的初恋,永远无法真正得到的滕壶皇后,最后也只能看着光的风流而嫉妒,用流放来惩罚光对自己爱的背叛。滕壶是有无上的权力,可是无上的权利也不能留住自己的青春,无法留住光的心。光生来就是为了获取爱情,他是女人的克星,而女人却无法恨他,即使痛苦即使夜夜暗自哭泣,也无法恨他。

  有着如自己书中女子般引而不发的情感,谦卑却又高傲,纯真却又沧桑的眼神,无法言说的暗恋,这大概是我最欣慕的部分了。

女人,尤其是那个年代的女人,全部的使命就是留住男人的心。紫式部小说中的女子如此,自己也是如此。她成为源式的外室,希望能为源式生一个儿子,结果却生了一个女儿,郁郁寡欢的回到家乡。所以,她开始写作,她把对自己命运的伤感写到了书中。书中的女子,个个锦衣玉食,却个个郁郁寡欢。她们以爱情为生,却无法主动获取自己的爱情,只能被爱情猎取。这些美丽的女子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她们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某个男人的来临,带走她们,然后想尽办法留住这个男人。她们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从精神到肉体,彻底的征服男人,守住男人。这些美丽的女人注定是无法幸福的,男人对她们的爱就象是一种恩赐,她们苦苦修炼来的恩赐,带着绝对的不平等,而她们却对这种不平等无计可施。紫式部深深懂得这种不平等,但她也只能把自己的心血灌注在书写中,在文字里躲避着,现实中的她依旧费尽心思,把自己的学生璋子调教成一个可以迷住天皇的少女,虽然她明白最后,璋子也会陷入跟其他女人一样的宿命,天天安静的等候着自己的男人,等待着他的临幸,等待着他施舍的柔情,守着这不平等的爱,很安分的,多守住一天就是多一天的幸福。紫式部能看见这不幸会在不远的将来来临,可是她所能做的只是尽量的让璋子更加迷人,能够把天皇留在身边更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