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溺爱自己的大哥哥,而温礼的死

来说说温礼吧,作为女主的小双软弱愚蠢可欺,女人天性,无可指摘。
温礼是个男人,男子汉,顶天立地,竟然也如此软弱可欺。温礼的丑闻,应该是邵家和他媳妇家共同作用的结果,而温礼的死,则是自己作死自己的。不爱自己,如何爱这个花花世界,如何活的快乐。
像是邵淮,他的家世,他的责任,就不允许他作为一个同性恋终老,但却可以包养各式各样的情人。重情的家破人亡,重利的功成名就。如今的邵淮,家庭和睦,妻子温顺,小儿可爱,再过的四五十年,邵淮老时,混混沌沌对儿孙叮嘱,我这一生最爱的是温礼,最对不住的也是温礼,我死后,撒到江中,和他同葬。真是恶心呐。人死如灯灭,忏悔又有什么用,那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人永远都没有办法享受这个美好的世界。突然想起廊桥遗梦,爱情永远不可能长久。女主的责任不允许她离开,爱情没有给她付出一切的责任,爱情只是一场荒唐梦,梦醒皆空。所以女主和丈夫孩子在一起,而男主则是在多年之后和女主的骨灰合葬。就像男主,他一生处处留情,他一直在说,这不是一场艳遇,可真的不是一场艳遇吗,最大的区别在于他可能觉得这个女人能给他带来一个家,而维持一个家的永远是亲情,而非爱情,女主已经有了家,已经圆满,何必舍近求远呢。
再来说邵淮吧,跟温礼相识十几年,相恋多年,他应该是一个性格强势的人,而多年的相恋,他把温礼养成了懦弱可欺的性格。他必然知道温礼遭受的怎样的待遇,其中或许还有他的手笔,或许他在筹谋一件很大的事情,他预料到了温礼的颓废堕落,却不认为温礼会死…或许他觉得只有斩掉温礼的翅膀,温礼才能够安安分分的呆在他身边,做他的情人,等年龄大一些,爱情退去,然后自己回归家庭,而温礼依旧逃不过一个死。晚死不如早死,温礼可能预料了这样的结局,所以他死了,在邵淮人生最圆满的时候死了,就像某个妃子临死之前不让帝王看她,因为容颜已毁。可怜可悲。
温礼没有朋友吗,温礼是没有的,他的整个人生都在邵淮身上,人如果自己不立起来,不如早死早超生。
忘了前文说了温礼是否是个孤儿了,但一个人自杀,他周围的亲人、朋友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阿兰德波顿在他的追忆水水年华里曾以普鲁斯特为例子反复证明一句话,苦难成就人生。当时这句话对我来说影响深远,如今我同样以这句话致敬玛格丽特杜拉斯和她的《情人》。

这本带有自传色彩的小说帮她拿下了1984年的龚古尔文学奖,引起了读者们的热烈反响,在这本书中,她通过大量的心理描写和断断续续的记忆的闪回,以一个在越南的法国殖民地生活的15岁的小女孩和一个30多岁的中国男人难以被世俗容纳的爱情为主线,展现了女主极富悲剧意味的一生。

正如一个读者所言,把一些违反传统道德,不合常规的感情写的这样自然,必是出于大作家之首。文中有着不少于少年维特之烦恼的心理描写,书中的女主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人物,她出生于一个贫穷之家,父亲早亡,母亲溺爱自己的大哥哥,而大哥哥却是一个无所不偷,有暴力倾向,好赌赌输了母亲所有家当,且对妹妹毫无亲情的残暴角色。

自己的小哥哥是自己在家中唯一的慰藉,唯一会疼爱她的人,可小哥哥偏偏早死,作者说道,她随着小哥哥的死也死去了,她在小哥哥的死中感受到了永恒。

而自己的母亲,虽然有着爱她的天性,但也无时不在折辱她,在她和中国情人的事曝光后,对她拳打脚踢,而哥哥在门外叫好,恨不得母亲打死她,母亲对大哥哥一掷千金却对女儿只有在心情好的时候才想到为她置办点廉价的衣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