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爱的专一的两个女人是藤壶皇后和紫上,一张女鬼插图映入眼帘

小时候看过插画版的源氏物语,对里面复杂(秽乱)的人际关系印象深刻,光源氏计划什么的,也是打开了新世界。

    本来就喜欢日本的文化,大学时看过川端康成的文章,惊叹于他笔下优美的文字。在那一排排日本文学里我第一次看到了《源氏物语》上中下三本,可惜啊,没有勇气把它读完,心里一直有了这个遗憾。
  看完《BOSS》两部,喜欢上了女王,也是很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源氏物语里有女王的精彩演出,而且是反串的,看到精美的海报,我被震撼了,除了当年林青霞女扮男装的表演,谁还能这么犀利?对《源氏物语之千年之恋》的欣赏就排上了我的行程。
  原以为紫式部教导漳子,目的是希望她能走自己的路,在爱情中勇敢一点,但是最后,漳子还是进宫了。而紫式部自己的爱情也不美满,她深切的体会到那个时代的女人,身不由己,虽然自己无力改变现状,但是她内心充满力量与希望,她笔下的明石姬就是她内心对于现实反抗的一个例子。明石姬爱光源氏,但是没有和他在一起,就是生了他的孩子,也不愿和他在一起住,因为她知道光源氏博爱多情,不可能专情于自己。藤原道长在与紫式部的接触中,被她的才华和人格魅力吸引,想与她修好,但是几次都被拒绝,不是紫式部不想,是她不能够。藤原道长是紫式部唯一爱上的男人,但是他们不能够在一起,内心深处紫式部还是希望道长能都抛弃一切和他在一起的,影片结局部分,紫式部不是看到了在海中独自垂钓的道长了吗?
  故事的另一条线就是光源氏,我觉得他像极了《红楼梦》里面的宝玉,他是那么的光彩夺目,甚至他身上的光耀遮住了他的女人。他爱的专一的两个女人是藤壶皇后和紫上,我认为完全来说,只有紫上一个。因为光源氏幼年丧母,而藤壶皇后和他母亲很像,可以说他是从对母爱的依恋转换为少男性冲动时期的初恋,所以他难忘藤壶,之后她一直找年龄大的女人就是一个佐证。在渐渐的成熟成长过程中,他意识到自己想要的完美妻子是什么样子的,于是自己开始培养紫上,他们在一起时间最长,感情也最深,紫上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是他成功的作品,所以他欣赏,他喜欢,他爱恋,最后的情书上说,想要与她来一段千年之恋,这个“她”我觉得是紫上才对。其他的女人,是故事中用来让光源氏成长的,包括可怜的六条妃子和明石姬等。
   剧中人物的表现可圈可点,尤其是天海佑希的光源氏,将那种刚柔并济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博爱多情,富有同情心,面对逆境不屈服,对着心爱的女人,充满爱怜和温柔。剧中表现SEXY的场景看了都很舒服,虽然会想到两个都是女的,有点做作,但是不可置否单纯的画面真的很唯美。漳子在紫式部的教导下一点点成长,最后能自己勇敢面对宫廷的生活,相对于少女时期的迷茫和传统表现该有的含羞,有了很大的进步。而紫式部自己在感情世界里的挣扎被吉永小百合很含蓄的表现出来,体现了传统的日本女人在感情世界里的成熟。而常盘贵子的紫上,从一个小女孩成长为光源氏最得意、最完美的妻子,她也有自己内心的挣扎,光源氏被流放,她怕他弃她而去;光源氏在外面有了明石姬,还有了女儿,她其实都很难过,甚至差点亲手杀了襁褓中的孩子,但是最后善良的紫上选择了宽容,也更加被光源氏欣赏。在最后,温婉的紫上再也无法忍受光源氏的花心,向他提出反抗,光源氏在这个时候才开始明白,自己其实一直爱恋的,在乎的,是紫上。
   剧中最值得称赞的就是景物了,太唯美了,就连莫名其妙出来唱歌的那个女鬼,场景也是很美的。但是有几个地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那个女鬼?还带唱歌的,虽然歌曲很忧伤,调子也很美,但是和剧情有关系吗?明石姬第一次见光源氏是在水里,为他生孩子也是在水里,为什么?难道有什么说法?孩子能在水里生么?表示不明白!唯美的画面,为什么最后让我们看到苍老的光源氏回头的那一瞬间?……
  其实《源氏物语》作为日本的古典名著,拍成这样的美轮美奂真的不错了,让我们可以看到日本的古代文化,就像一部《红楼梦》,让别人可以看到我们古代文化一样,但是褒贬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但是更深刻的是插图。我不记得是画的哪个女人了,只知道光源氏在同她夜里幽会,据说长的十分美丽。结果翻开第二页,一张女鬼插图映入眼帘。一直拖到身后好几米远的黑发,一身不知道套了多少层的衣服层层曼开,一张又白又圆又扁的脸上只能看见一张血红的樱桃小嘴。

吓得我差点把书扔了。

电影画风很诡异也很美丽,但是觉得很空洞,就像是脸谱般的把每一个人走一遍,许多情节没头没尾的。尤其是中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打扮很现代的女歌手在唱歌,我开始把她当成旁观的女鬼,可是画风实在太格格不入了,只想捂眼睛。不过要把这么巨大内容的原著拍顺了,也是不容易。所以我只能假装看不到出来唱歌的现代女鬼。

剧情有两条线,一条紫式部,一条光源氏。

紫式部的演员我不太喜欢,总是带着莫名其妙的微笑,再给彰子小姐讲光源氏的故事时,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还好故事很快进入了光源氏。

源氏因为长得十分好看,如光华般耀眼,所以被称为光源氏。看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魏晋时期的王谢两家的公子们,估计就和琅琊王七的名头类似吧。一听就知道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

女王出来的时候,我不禁在心里想,啊,他的确是光。

不亏是宝冢的男役top,不管是声音、举止还是神态,都十分男性化,但是又和旁边的男人不同,带着清贵风雅的气质。不论是跳舞、弹琴、闻香、骑马、蹴鞠、上朝还是调情,都衬托的周围的男人如泥土一般暗淡又肮脏。

就连他去幽会,晚上披着外衣遮住脸从走廊悄悄的走掉,我都觉得背影和别人不一样。就好像幽会就突然变成了一件雅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