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对女人表示爱的方式是,而光源氏不允许她离开他

我非常喜欢电影中用常盘来饰演紫上小姐。常盘不算是一个特别出众的女星,不过一直蝉联日剧女王,也说明她是有那么一些韵味的。虽然《源氏》里的线索很多,人物也繁杂,尤其女人多到根本很难数清的地步。不过我一直很喜欢紫上这条线。起初,在光源氏失去了自己最初的爱之后,离开京都去庙里,途经山村看到了紫上。于是带她回到住所抚养,日夜都在一起,想培养她成为自己理想的妻子。在等待紫上长大的过程中,光源氏糜烂荒唐地生活,而紫上一直静静地等待静静地长大。她后来真的变成了光源氏心仪的妻子,抚育了其他女人的孩子,忍受着光源氏在外面寻花问柳,甚至还建造了春夏秋冬四座豪宅给不同的女人。但是紫式部最后让紫上退出了那个年代所有女人的类型,虽然没有抱怨,确是一种退出。她对光源氏说“我理解了男人的爱…就是抚摸”,“我在忍受”。她选择剃度,而光源氏不允许她离开他,所以她从此一直郁郁寡欢至死。

这应该是时隔一年六个月后在自己的电脑上看的第一部电影。是之前看了小半部没敢往下看的源氏物语/千年之恋,接下去看之后才发现其实不是那么可怕。上次因为六条御息所的交代一直很模糊所以看到葵上那一截就断开了。而且奇怪的是之前居然觉得这个作品的情色画面有点无法忍受——源氏的出演者明显的女性外表让我心理上迈不过去。看完之后觉得除了歌者如旁白一样的出现稍显突兀外,真是折服于对出演者的表演。
似乎大家对这部电影的评价不是太高——假如拿这部小说的历史地位来做对比的话,但这几乎是无法作比较的,一个是千年时间跨度,一个是过高的心理预期,那么长的篇幅缩小在一百五十分钟片长里,故事不仔细辨别情节会衔接不上,这又哪能作比较呢。分析下为什么在时间的背后我可以顶着睡眠的旗帜守在午夜两点的电脑跟前看完它,并觉得他们演得如此之好服饰如此之华美(且不说故事内容)。除了个人心理的成熟外欣赏角度的转变也是原因——就好像多年前我曾经把《北回归线》翻到第五页就再也看不下去一样,容易沉浮于太直白的字面意义会让你难于进入情节和文章的本义中,同样的是,多年前我把《源氏物语》看到关于花朵朝颜和夕颜的描述就看不下去了,乱伦情节太多,我脆弱得无法忍受。但是,就像今天一样,滤去表面的东西,我想我终于可以沉静坐下来把心敞开给画面和书页。这算不算成长的比较明显的进阶?
紫式部用光源氏的故事向少女彰子揭示爱情里面男人和女人的遭遇。
熟知一个男人的成长过程,可以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女人——即是他觉得合适的;女人不要害怕男人,因为男人是女人生下来的,而乱伦,不过是男人要回家的形式之一,即,女人是男人的家;一个人可以同时爱很多个人,也可以遗忘很多人。一对多关系里,假如“多”中的其一对“一”是一种一对一的情感,那么要学会像紫上一样学会放手。所以多年后当紫上逝去,光源氏在最后的镜头里烧的情书,是写给她的,最后的怀念最真;男人对女人表示爱的方式是,抚摸——不要哭泣,这指的是对任何女人的抚摸,妻子,女儿,母亲;有一种爱,埋得最深但是不用得到,你要拒绝。而这最后的一种是通过源氏的故事而顺利嫁给皇上的少女彰子无法学会的,也不要学会。有些人为爱争取因此得到,有些人为爱放手因此得到。
我只知道紫式部最后那一眼,包含所有的肝肠寸断。但是你,是哪一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