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中一再强调的命题——性是没有概念的,但是成长这个元素在电影中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首先惊叹,连恩尼森演技真是炉火纯青。要知道这样的一个人物、这样一个话题,太容易把观众的注意力勾引到影片之外了。但是这部影片做到了——成为一部优秀的传记片。
   影片展示了科学家的内心世界,展现了历史进步或曰人类观念转变的脚步之所在。影片中一再强调的命题——性是没有概念的,说来也是老生常谈。当然,当然,这样的常识,对于今天的大众依然非常有科普的必要。
    但我想,这部影片为了保证它的人文性,是不是让金赛这个角色上承担了太多的社会使命,尽管他从事的研究客观来讲确实意义重大。还有,影片如果更多得挖掘一下性与爱的冲突而不是性与道德的冲突,是不是能够更加深刻一些?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德先生、赛先生这两个名字一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科学与民主,两位为我们解开枷锁的神明。然而理想与现实,理想与理想之间的鸿沟,让我等行动乏力之辈望而却步。

成长有很多条路线,也有很多种形式,电影《怦然心动》所表现出来的,只是其中一种。

仅我现在所想到的电影,就有《猜火车》、《本杰明巴顿奇事》、《阿甘正传》、《与莎莫的五百天》、《海上钢琴师》、《香水—一个杀人犯的故事》…这些电影有的并不是以成长为主题的,但是成长这个元素在电影中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无论是在自我身份的认同过程还是人生意义的寻找过程中,成长是和追寻这个元素并行的,他们是动态的、不可或缺,同时,他们也是某些影片贯穿故事的中轴线。

最典型的片子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和我现在所要说的电影《怦然心动》。

先设立两个疑问:为什么说这部片子好,好在哪里?

我想这可能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怦然心动》在豆瓣上评分为8.9分,在IMDB上评分为7.7分——毫无疑问,豆瓣上的评分有些虚高,这部片子如果让我来打的话,我只给到7.8——8.0的分数。

下面就来说说为什么打这样的分数以及回答一下上面建置的两个问题。

从整部影片来说,无论是剧本的完善度和创新度还是影片隐喻和延伸性,都可以称得上优秀,双视角的讲述方式将整个电影的格局扩大了一倍,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不再是单一主角的单一视角展现,而是通过两位主角的双视角展现完成了对影片的建置,这种多视角的建置方法让观众了解了两位主角的心理活动、人物性格、成长过程的戏剧冲突以及家庭背景,也就是说我们是建立在一个上帝视角的前提下来享受整部片子的。

我们对两位主角的心理活动和戏剧冲突了解的一清二楚——就像了解我们自己一样——所以对人物性格转变和情节转折就有了一种主观上的认同感。

这种情绪上的认同感决定了我们对于电影的态度。

其次,就是形式和结构。

在《怦然心动》这部电影里面,所有人都不是完美的,虽然说故事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形式,但是在本片中,形式同样也是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存在和产生着作用。

从戏剧冲突的建置上:

《怦然心动》中的布莱斯的外公就是一个存在内在冲突的人,布莱斯的外公切特是一个很怀旧的人,他思念着自己的妻子,陷在往事中难以挣脱,朱莉贝克的出现使得切特开始发生转变。

布莱斯的父亲史蒂文也是一个存在内在冲突的人物,他表面看起来虽然自私、刻薄,没有人情味,但是其实内心仍是一个好人,而关于史蒂文内心创伤(音乐)的部分,影片却并未给出更宽广的冲突解决,所以,这是影片的一个瑕疵。

我猜测可能史蒂文是一个追求音乐但中途放弃的人,他没有完成自己的理想追寻,同时也不愿意看到别人的道路一路平坦,所以,在与女主朱莉贝克家的聚餐时,他处处刻薄、处处找茬,只是为了为自己寻求一点尊严和地位。所以总的来说史蒂文这个角色的建置非常到位和完整,但是在冲突解决的完善上,没有了下文。

而最后一个存在内在冲突的人,是女主朱莉贝克的爸爸丹尼尔贝克,丹尼尔向自己的女儿和儿子隐瞒了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弟弟的存在,而这个弟弟却影响着朱莉贝克的家庭几十年,最后在朱莉贝克的坚持之下,她和爸爸丹尼尔一起去看望智障弟弟,解决了这个存在了十几年的冲突。

除了以上三个内在冲突之外,影片还存在着诸多小冲突,比如朱莉贝克向布莱斯家送的鸡蛋被扔掉、布莱斯吐槽朱莉贝克家的草坪等,全部都是由以上三个冲突延伸而来的,所以说以上三个内在冲突,其实是整部电影的大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