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蝶衣那句,他想和师哥唱一辈子的戏

《霸王别姬》从小说到电影大家都太耳熟能详,程蝶衣那句“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
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经典台词,更是被不少痴情儿女奉为信念。一辈子的承诺听来固然很美,但对于变化莫测的世界和激情必定衰减的爱情,有时候更何尝不是一种执念?

霸王是假霸王,虞姬是真虞姬。

程蝶衣为什么对戏、对人会如此偏执?个人认为,是因为他从来没走出过被抛弃的阴影。

这句话是菊仙第一次见程蝶衣时段小楼说的。

被亲情抛弃


那时程蝶衣还叫做小豆子。8岁的他,被亲生母亲–风尘女子艳红送到关师傅那里学唱戏。虽说模样俊俏,却因为右手长了6个指头而遭到嫌弃。艳红为了不让小豆子跟着自己过着没脸面的生活,狠心斩断那个多出来的手指。小豆子哭得快要昏过去。等后来艳红连一封信都不给他写,他才明白,被斩断的是母子亲情。

从小共患难,一起长大,同甘共苦,苦练戏剧《霸王别姬》,只为了成角儿。长大后,成角儿了,却入戏太深,超越生命。

艳红心里有万般不舍,也不得不断了小豆子对自己的念想。送他当个下九流的戏子也好过跟着自己在青楼里长大强。这么小的孩子哪会感知到这份苦心,他只道自己被亲情抛弃了。

小豆子从小被娘狠心抛弃到戏班子学习,实际上是请戏班子养活他。小六子刚来备受欺凌,小石头性格豪爽慷慨,暗中帮助小豆子。于是他们成了兄弟。

被作为玩物

小豆子唱虞姬,小石头唱霸王。小豆子最初倔强,不愿意唱“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师哥狠心修理了他,他才改口。(个人认为这是程蝶衣入戏的开始)。小豆子一开口就受到了权贵张公公的青睐,小豆子也被请到了宫中,张公公对他行了龌龊之事。

程蝶衣不信任这个世界,只相信自己的心,因为他反复被信任的人辜负,身体与灵魂。当小豆子被老太监张公公猥亵了,他觉得自己自卑、肮脏、无助。他才发现平时里严厉的师父根本庇护不了他,那些大人只是把他当礼物献给张公公。这一次,他岂止是被长辈抛弃,更是被人间本应有的道义抛弃。

小豆子和小石头成名了,他们的《霸王别姬》是最好的。小豆子改名程蝶衣,小石头改名段小楼。程蝶衣对虞姬这个角色放不下,眼中只有戏。他想和师哥唱一辈子的戏。而段小楼认为,戏是戏,人生是人生,各自有各自的活法。

也许正是从这个时候,程蝶衣开始厌恶自己的性别,厌恶这个现实的世界。开始沉迷在戏里,那里面是才子佳人生死缠绵,戏虽假,情却真。众人都知道段小楼是个假霸王,只有他把自己活成个真虞姬。

段小楼爱上了福满楼里的名妓菊仙。他决定于菊仙结婚生子。当程蝶衣知道后,非常冷酷,极力反对,因为他认为霸王只能有他一个女人(可他程蝶衣是男儿身呀)。

被爱情辜负

段小楼忙着与妻子过生活,而程蝶衣与权贵袁四爷厮混在一起,成为了他的红尘知己。段小楼不唱戏的时候有妻子陪他,而程蝶衣却只有靠吸食鸦片虚度光阴。

不知道多少男女戏迷想要追逐程蝶衣,而程蝶衣心里只有段小楼。那是一种混合着爱慕、依赖、占有的复杂感情。可是段小楼只把程蝶衣当做师弟兼朋友,他迷恋青楼女子菊仙,菊仙用了点手段,成功的让段小楼把自己娶回家。程蝶衣仿佛失去了最后的心灵家园,他愤怒了。

日本人占领县城。段小楼不愿给日本人唱戏,被日本人抓了去。程蝶衣为了救他,给日本人唱《牡丹亭》,同时认识了日本的青木,也是爱戏的人。程蝶衣后来回忆说,他也恨日本人,但是他与青木交好的目的,是超越了民族仇恨的,他是想让京剧传入日本。可见,程蝶衣愿意为京剧做出很大的牺牲。

这时他并不肯承认自己已经被爱情抛弃,他想做一些事情唤回段小楼的注意。比如他与菊仙屡屡争锋相对。他带着恨,含着爱,嫉妒地看着菊仙与段小楼卿卿我我。没办法,段小楼是个死直男,他不是看不懂程蝶衣的诉求,他不愿也不能成全而已。在这场爱情故事里,程蝶衣从一开始就被抛弃。

后来新中国成立。闹文革,程蝶衣小时候领养的小四子不满程蝶衣,揭发了段小楼,逼他去揭发程蝶衣。段小楼收到逼迫,说了程蝶衣一些不好的往事。程蝶衣收到了很大的刺激,最后崩溃了,说:‘你们都骗我’。于是揭发段小楼的妻子是妓女。段小楼必须承认,无奈之下,为了自保,说不爱菊仙了,要与她划清界限。菊仙被揭发是妓女,又被心爱的丈夫抛弃,回家自尽了。

被自我放逐

兄弟之情破裂,段小楼也失去了妻子。兄弟二人不再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