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自幼丧母的源氏在同与他母亲长相很像的藤壶皇后初遇后

       

   “希望跟你有一场千年之恋,可我一无所有,只留下对你的思恋”。到最后,他慢慢烧掉那些镌满了所有恩仇的情书,缓缓走向不可知的未来。
   一年前的现在,我在图书馆里借来了那本很有名的《源氏物语》的插图版,整本的男欢女爱,厚厚的相爱别离。初夏时,像是做了一场蒸腾的梦,梦中,那些为爱而生存而灭亡的女子,源氏的所有纠缠不清的故事,几度让人惊艳又让人昏厥。他,出身高贵、长相俊美、气质优雅、行走中都带着与生俱来的香气。她们,美丽、善良、拥有着最好的出生但依然被命运敲打地卑微至极。
自幼丧母的源氏在同与他母亲长相很像的藤壶皇后初遇后,很自然地引诱了这位继母;“我们是罪人”他们都这样说,但都无可避免地从灵魂里接受这样的犯罪。继母为他生下了后来成为天皇的王子,从此终生把自己锁在后宫的心牢里。在不断地失落的寻找中,无数的好女子都为他倾倒。深夜里,他用哀伤的音调高唱,六条、葵、花散里、明石等等这些原配的或是半路劫上的情人,分居他的院所,可到底哪一个是他的真爱,都是,还是他原本就心无所爱?
      电影《千年之恋之源氏物语》如插图书一般美的让人窒息。春天的烂漫时节里,长发的女人在樱花下漫步,水嫩的肌肤,华丽的裙摆掩藏不住她们无限的哀思;夏日京都里的阁楼蝉鸣阵阵,男男女女庄重的礼仪,深宫大殿掩盖下的欢喜与不屈,似一场闹剧,不知何时才能为彼此谢幕?秋日的日本国,满山红遍,层林尽染,枫叶飘散,打落在衣褶和你年轻的容颜上,无言;冬日的庭院里,万籁俱静,一切皆是过往,只有惨白的雪和滴在上面触目惊心的鲜血,是谁的?那又是谁的泪……
   “反抗的女人被驱逐,反抗的女人被赶走,有美丽的城市居住;穿着华贵的丝绸,在樱桃树下作诗,笑意盈盈;女人受苦伤悲,我的船满载悲伤;它何时下沉”电影里,不时出现这么一个素衣的女子在独自坐在穿行大江的船上,浅斟低唱。寒风连着江上的雾气撩拨起她的白裙,像是看透尘间的仙子,又只似一叶被弃的孤舟……
源氏后来在乡间见到长相酷似藤壶的女孩紫上便把他带回身边领养,长大后娶她为妻。良偶佳缘也难平心中孤寂。春夏秋冬四个阁院锁着四个一样为爱痴狂的女子。她难以为他生养却要养育别人为她生的女儿,她看他与别的女人来来去去,她要出家,他却不肯让他离开他身边。她说她终于知道男人的爱是什么了,那只是一种抚摸。
书里源氏光是所有的主线,当我的大脑在跟着他与不同的情人纠缠时,我可怜的是他的人生,终于只是在无根漂泊;我的哲学素养远远承受不住这样的生活,没有阴谋没有背叛的爱情也竟然这般让人久久伫立、不知所措。
    电影里《源氏物语》的作者,日本历史上著名的才女紫氏部的故事也被搬了上来。自幼聪明好读书的她在大龄时才嫁给一个官员做妾,养育女儿后被冷后丈夫在一次动乱中被杀。颇有才名的紫士部被招入京城做一京官女儿的指导老师,为其吸引天皇架桥铺路。如你所想,他们之间又不可避免地被勾引,又强迫抗拒。她知道,这是她又一次爱的到来,可对他来说也是这样的吗?所以她不能。
爱河迷惑有时很相似,但又有分别。
源氏光的故事里,这个才貌俱佳的美男子是从来没有分清楚这一点吧!绘图本里最撕心裂肺的一段是紫上去世后,光跌跌撞撞地在街上行走,老态龙钟。最残酷的悲剧就是红颜消逝、英雄迟暮吧。光后来一直想要出家,但一直会遇见他所舍不得的人,终于,所有人都走了,他也要走了
    《源氏物语》有一个篇章叫《云隐》,里面一个字都没有。
下一篇章里,源氏光已经不在宫廷,在人群中出现了。他的后代,他的孽果还在进行下一轮的情债。记得有还有一个叫“浮舟”的女孩子,记得,有一章,篇名叫《人生恍若梦浮桥》。
    紫氏部安静地讲完了光的故事,安静地把她所教导的女儿所司送入宫中接受天皇的宠幸,她也将告别京都,告别让她的心重新泛起涟漪的男人。“从来没有谁敢拒绝我”,那个男人后来愤怒的说,可聪明如斯的紫士部又怎能不这样做?城里的一切都是幻象,是爱,抑或是迷惑,都不再重要,我要的是回到乡下,和我久未见面的女儿好好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