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烁的一面海,非常好的一部电影

看过这部电影有一种被遗失的感觉隐隐痛在心头,非常好的一部电影,据说是根据原著改编而成的,有时间应该买来小说好好读一读再上心头。以我现在的意识流来看,教育跟教化应该有着很大的区别,一个孩子的童真眼里,他的精神需求很简单,玩伴,而之后成了大人,怎么就变了模样呢?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不是我不明白,而是世界人为的复杂化了,在孩子的眼里,找啊找啊找朋友,一块糕点,一盘棋局,就可以称为朋友,在大人的世界里,一个出身,一个种族,就可以建起一道屏障,再无法逾越,这就是爸爸嘴中挂着的,军人职责吗?当小女孩扔掉手中的娃娃,挂起满墙的流行海报,当老师说,教你一些真正有用的东西,当宣传片可以把集中营美好成天堂,可当小孩充满好奇亲眼所见到美丽,原来就是一场骗局,这到底是不是他该知道的真相呢?还是一辈子蒙在鼓里比较好呢?电影最后一个画面很意味深长,脱下睡衣,穿上衣服,你又是谁呢?历史惊人的相似,那么时代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化了或者根本就停滞呢?如布鲁诺孩子一般,往前一步就是地狱,退后一步就是天堂,这惊人的同一片天空一墙之隔悬殊的差别吗?
电影开篇的一句话:
在黑暗的理性到来之前,用以丈量童年的是听觉、嗅觉以及视觉。

你的眼睛,蓝色的一面海

总是太安静,像是会有暴风雨

呼唤一个夏季,也许那天都逝去

海面闪着泪,像梦境

 

你的眼睛,闪烁的一面海

平静的叹息,洒了一片碎玻璃

穿过一座岛屿,也许那天都死去

海浪都沉默,累不累

 

做一场冒险的表演

走过千秋万岁,寂寞的云烟

下雨天,没有地方可以搁浅

拍一张分别的纪念

努力远走高飞,失眠的海面

地平线,彩虹消失在一瞬间

 

其实从头到尾,谁又得到了水仙

其实从头到尾,走了错误的航线

让海水都没去你的脸,闭上眼

回到原点,一个语言,两个世界

 

 

看电影《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时

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地唱着这首歌

男孩的蓝眼睛,清澈明亮

《追风筝的人》《听见天堂》

这个电影有类似前者的故事,类似后者的拍摄手法

赎罪,因为那个在恐惧时冲昏头脑的谎言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貌似探险的游戏

却让他们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男孩父母姐姐和老师为他编织的谎言

早已凝聚成一只巨手,将一个幼小的生命一步步推向死亡

稚嫩的孩子到死之前都以为那是一个穿着编码睡衣的游戏

Pyjama,number,farm,burning

姐姐为他揭示了血淋淋的现实

但是他依然带着孩子的倔强要找那个Jew做朋友

孩子的世界里,Jew不过是个单词

但是在大人那里就是用铁丝网隔开的两个人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