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嘉则是我们看希礼的眼睛,也是电影事业的黄金时代

这部电影,我在上世纪90年代,一周之内看过两次:当时放映的还是配音版的,一遍看过,意犹未尽(主要是一些细节漏过),于是再次买票,在星期六下午放学后二度观赏,依旧如痴如醉。甚至在十几年后的今天,依然狂热不已(不但从网上下载BD版本,也花钱买了创佳版的碟)
相比起如今的电影,哪怕是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都大大篡改作者的精髓,那个时代——不仅仅是米高梅的黄金时代、好莱坞的黄金时代,也是电影事业的黄金时代,这样的电影都非常忠于原著,例如罗伯特泰勒的茶花女、嘉宝的安娜卡列尼娜,等等。不过,说来惭愧,我最初看这部电影的目的,是冲着Vivien
Leigh的美貌如花和Clark
Gable的风流潇洒而去的,如今想来,这样的念头,也真有点是对小说作者和电影导演的亵渎。
最原始的两个愿望,很快就得到了满足——郝思嘉坐在汤家兄弟的簇拥中,白瑞德在舞会上的翩翩风采,一切都按照小说的套路,没有什么编剧先生的独创,但我就此就被吸引住了(三个半小时就没想过上厕所之类的):电影的黄金时代(三十年代末二战爆发前,那是男人出门三件套必备,女士出门戴大帽子的最后的时光了)展现的则是另一个黄金时代的末世景象:英国风格的大宅,舞会和酒会构成的社交,忠诚的黑人老仆人,广袤的种植园,一切转瞬即如泡沫般破灭,说到底,人类的历史上,“鄙俗”战胜“风雅”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也许是历史的必然(贵族的风度固然令人心仪折服,但本质上确实是寄生虫,被自力更生的暴发户取代也是天经地义的),但毕竟让人遗憾和伤感。
所谓的黄金年代,是因为那个时代的明星们——不但外型的迷人,演技也是令今人汗颜:白瑞德桀骜不驯下的深沉,郝思嘉的傲气下内心的脆弱,韩媚兰柔弱下的心机、艾希礼贵态下的优柔,等等,什么叫做“演技到位”?至少我觉得,小说里的人物,似乎就是为他们度身定做的一般。据说美国人当初还为了由英国人出演南方美女而愤愤不平,不过Vivien
Leigh很快就令他们折服了。
不过也有不喜欢这部电影的人——据说罗斯福总统在白宫放映厅观看的时候睡着了,也许是政务繁忙,不耐久坐吧。

郝思嘉(另译斯嘉丽)一直是很经典的一个女性形象,相信读过飘的人都知道郝思嘉是怎样一个人:她满脑子都是金钱,舞会和漂亮的衣裙,和好几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结婚,而且还是抢了自己妹妹和表妹的男朋友,办锯木厂时以次充好,剥削犯人,专门坑害弱势群体,除此之外,直接或间接地害死了好几个人。从另一个角度看,她的性格也完全不符合一位贵妇人的标准,他的行为和举止在母亲的培养下显得高贵优雅,但是她暴躁的脾气,完全继承了父亲的爱尔兰血统。

白瑞德曾经和思嘉有这样的两句对话,我觉得写得十分传神,就翻看了一下原文。

SCARLETT: Sir, you are no gentleman! 思嘉:先生,你不是绅士!     RHETT:
And you, Miss, are no lady. 瑞德:你呢,小姐,也不是淑女。

本书的两个男主角白瑞德和卫希礼被作者设计得十分巧妙。因为他们两个不仅仅是这段三角恋爱的其中两角,更重要的是他们分别成为两面镜子,透过他们我们才能更清楚地看到郝思嘉是怎样的一个人。瑞德是我们看思嘉的眼睛,思嘉则是我们看希礼的眼睛。

电影中白瑞德的扮演者克拉克盖博确实把这个角色饰演的惟妙惟肖,当年很多的少女都被这个不算是很帅气,但是全身上下都透出一股痞气的白船长迷倒了。这部书的电影翻拍出来之后很多看过书迷就去看电影,看完之后都感觉克拉克盖博演的真是太好了,简直就是他们心目中那个臆想出来的形象。但我们都知道小说的一大魅力就在于读者自己的想象,所谓一千个读者一千个林黛玉就是如此。可为什么克拉克盖博的这个形象就几乎被所有人认可了呢?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演技,更多的是因为作者对白瑞德这个角色的塑造是如此的成功,在读者的心目中很难找到一个原型作为标准,以至于这样一个形象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人们眼中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啊!原来这就是白瑞德啊。

   电影有很多小说做不到的地方,同样的,小说也有优于电影的那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