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等(本文不讨论),是为了了解中国

自己虽然曾经发誓不看谋子的片,但是那天来了朋友,玩到半夜,最后说看电影,而影院里面只剩最晚的一部就是此片,无可选择。还好用廉价票看的,从人体盾牌炸坦克看起,一直到最后,不过应该不影响理解。
现将张的片子分几类:
红高粱、大红灯笼、秋菊打官司、菊豆、山楂树之恋、三枪、十三钗等为一类
十面埋伏、英雄、走单骑等为第二类(张艺谋用了第二杀手锏,本文不讨论)
活着等(本文不讨论)。

现在才来谈《十三钗》,实在不是一个时尚的话题。之前,引起的各类争论、批评、口水,都狂飙突进了一阵。只是中国现在有天大的论争,也都是一时之风,话题日新月异,马上大家会被新的话题所吸引,旧话题马上死在沙滩上。

本片有老外批评说浅薄轻浮,在南京大屠杀这样的灾难中注入性成分,整部片子以日本兵对女学生的觊觎为核心,充满了性暗示。一语中的,而且打中了老谋子的七寸。哪个片子里没有性呢?问题根本不在于性本身。终于明白国师片并非单纯的有性的电影,或者它的问题根本不在于有性,却完全是一部性暗示影片。由于没有看到这一点,支持者与反对者争论的焦点集中在是否有性或者性元素是否合理,而这根本就是导演设的障眼法让观众与影评们隔靴搔痒。

我只是刚看这部电影,因为在电影上映之时,就决定不会去电影院给二张送钱。此番看罢后的感觉,如同看了今年任何一部所谓国产大片:庆幸自己又节约了荷包里有限的银子。此时正值张伟平对外界抛出“迫害论”之说,看毕后不仅一笑:谁迫害你呢?一个并不成功的电影,自然入不了阅佳片无数的评委的法眼。对外宣称六亿的投资收回有难度,面子里子均拉不下来,竟抛出这等激发民族情绪的言论让自己下台。可惜现在世界是平的,信息时代想哄鬼啊,难怪别人说,学英语不是为了了解世界,是为了了解中国。

现代影视剧有性元素的太多了,很多虽然有裸露床戏,但是多数是作为调料或者
来表现人类情感、生存或者其他社会问题。虽然有,但一般不是片子的核心或者关键线索,张的片子则恰恰相反,真正有赤裸或者床戏的镜头其实不多,但是影片整体确是一直在暗示着性,常以此为关键。

回到这部电影,算是有“还没见过海,就先看到海的图片”的了解,但也仅仅停留在故事大致的情节与外界的评论上,于观影的影响并不大。看毕,感觉:一、题材自是好题材,可惜导演真的无力驾驭这个话题,这与导演的价值观有关,与我们民族如何看待这场战争也有关;二、有些剧情为了自圆其说,编的很生硬,一部优秀的电影,是不应该出现这种硬伤的;三、老谋子的缺点,在这部电影里依然暴露无疑;四、虽然我也持更多批评态度,但电影也有一些可取之处。

红高粱里就有他爷爷将他奶奶抢到高粱地里××的情节,虽然很短,现在看来实在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但是在八十年代,全民长期性压抑之后,当知道有这种镜头时,几乎产生万人空巷的效果,也带出了《寡妇村》等“少儿不宜”的时代特定电影。
大红灯笼则是几个姨太太靠陪老爷××来争取地位以来影射社会现象;
秋菊打官司(没看)则是丈夫的“那里”被村干部打伤,来打官司,求说法的故事。那里伤了,自然不好××了。
菊豆则是染坊老板××无能,老婆和后备伙计偷情等乱伦来反映人性、社会。
三枪只看了一半,里面好像性变态的情节也占不少部分,老板娘被老板××折腾而起杀心。
这些片子说来说去都不离那个地方。

一、国难题材,怎可如此轻佻?

与姜文比起来,老谋子的特点就是媚俗,姜文就是天才选手,就是拍自己喜欢的,老子喜欢什么拍什么,阳光灿烂、鬼子来了,太阳升起,片片经典,想商业了就来个子弹飞,一样让老百姓乐得掏钱买单,赚个盆满钵满。而张国师则是琢磨着老百姓心里偷偷琢磨着什么,然后用这个东西藏着引诱他们。上个世纪几代中国人心里最压抑最神秘的就是性问题,国师就瞅准这一点,就搞这个噱头,而且屡试不爽。

二战题材,当然是影史上好的好题材,有多少二战题材的电影拿下欧洲三大电影节和奥斯卡的各项大奖?表现战争中的人性,应该是极好的主题,想来老谋子拍此片,自然也有这样的考虑。影片一开始,纵然没有史诗般的气概,但也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媚俗也是需要本事的,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国人已经看过日本的动作片与韩国的情色片,对性不再陌生,老谋子的电影就每况愈下。于是反其道而行之,在你们还单纯的年代拍性暗示,而在你们都不再单纯的时候玩起了清纯,搞了个山楂树之恋(没看),但是仍然脱不了性暗示本色,好像是围绕着××但最终没××成。仍然以××为核心。但好像票房效果不佳。

问题从十三钗们上场开始。

当不单纯和单纯都玩过之后,导演必须寻找新的出路。于是终于找到中国近代史上中国女性最大的被××事件,南京大屠杀,不但有清纯的女学生,而且还有最不清纯的妓女。
四美俱二难并,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凑出来了,还有“国难”这杆大旗吸引眼球兼作保护伞,于是汇集诸多因素而诸多方面不靠谱的“十三钗”出炉了。为什么全篇给人一种不着力之感?因为他的核心是性暗示,其它什么妓女、老外、女学生、暴力战争都是围绕此凑来的元素,国师自己从来就没有拍过合理的人性光明的片子,也许他心中根本想不到什么是人性光明面,人性的光辉怎样会闪耀,所以根本不能把这个故事编圆。他做不到给人性一个合理的逻辑解释,所以处处不到位。片子本身表现不出来,只有观众努力帮他解释种种人性象征,何苦来哉?

香艳的打扮、肉感的大腿,处处展色情,时时性暗示,只差把“娼妓”二字刻在这群女人头上。镜头所到之处,波涛胸涌,玉体肉林。让人想到了什么?对,《黄金甲》!好吧,就算老谋子是想为后文作铺垫,但这是抗战,这是南京大屠杀!十三钗们欢天喜地莺歌燕舞一般走入教堂,那春风得意,如同去郊游一般,哪有避难之形?就算妓女作风豪放胆识过人,这国难当头,谁不是惶惶如丧家之犬?

写到这里,想了下性暗示影片和性影片的区别,暗示片应该是没有多少××的镜头,但是却全部围绕着××,老谋子以上的片子哪部不是?十三钗就是日本人要××女学生,观众担心的就是女学生到底有没有被××。虽然没有××的镜头,但却从头到尾让观众担心女学生的被××。全片以是否被××为核心。所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老谋子可谓深得其道。

况且,这是一部国难片,怎可拍的如此轻佻?想严歌苓的原著,也没渲染这些情色至如此地步,当然这都是导演的发挥。

拍片以××始,以××终,简单看来是导演的偶然选择,但从其长期的电影思维模式看来,是其潜意识中性暗示意识发展的逻辑必然。所以说他的电影思维模式没有本质变化。当然××是很重要,食色性也,但尼玛的也不能总是用××暗示啊。真想撬开他的脑袋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经历使××思维在他心里根深蒂固。大多不正常的性,他就不能拍一部唯美的韩国情色片?

我曾说过,老谋子看女人,无非两种:妓女与处女。前者有《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等为代表;后者有《山楂树之恋》为典型。

根据以上逻辑演变过程,我们推理一下,如果张的思维还不改变,那么以后会拍什么样的××片,原始的××、封建××、乱伦××、最大的××事件、单纯与不单纯的都拍了,三者合一的也拍了,还有什么能吸引眼球的,是不是人类与外星人××的矛盾或者其他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些片一出,就有不少人,对老谋子这种消费处女与妓女,及处女情结进行批评。谋粉们回击:这不过是淫者见淫罢了。其实,老谋子的想法无需旁人歪曲,他在十三钗们在地窖里开会商量代替女学生时之口,就表达了自己的价值倾向——玉墨等秦淮河女子都道,自从不幸成为失足妇女,一直被人轻视,这次,也要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好洗清自己的这些污名。那么,如果不替女学生们走这一遭,她们就是要永远被打上红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