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没有后来的《乱》,电影更改为一个将被处死的窃贼

小说更有戏剧性,也更具传奇性。在原小说中,影武者是一个没有信仰渴、望自由的下层野武士,征战十多年,仅仅是为了生存,而不是什么“高尚的目的”。电影更改为一个将被处死的窃贼,更简练明确身份的差异。小说中的影武者越来越传奇,电影则遵循人的逻辑,关注这个窃贼-影武者-武田-到最后被驱逐、再次成为流浪人的过程,呈现个人与集体(家族)的悲剧命运。

在我看过的所有黑泽明的武士电影中,《影武者》是我的最爱,看得最投入,也最觉得被打动。比起已经被奉为神作的《蜘蛛巢城》和《乱》,我觉得,这部电影才是黑泽明武士道电影的最高峰。

没有《影武者》,就没有后来的《乱》,从技术上,故事主题上,都标志着黑泽明的艺术造诣已经到达顶峰。而《乱》之所以能够在获得的赞誉上超过《影武者》,想必主要是因为前者是由莎士比亚的名著改编而成的,所以在西方受众里更有基础。但从黑泽明个人的角度看,这部电影集中表现了他的“上帝视角”以及对武士道精神的怀疑。

在刚刚开始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完全不明白这个题材有什么好拍成电影的,不过是找了个跟武田信玄酷似的替身而已。这个替身最终也没有成就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业,甚至还因为被一匹烈马甩下来而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其实替身只是一个故事的线索而已,在这条线索上有许许多多副线,从而串联起一整部家族史,讲述了一个武士家族的幻灭。

这个故事里首先可以看到武士的忠,武田信玄死之前要求将自己的死讯隐瞒三年,因为他以为这样可以迷惑敌人,从而让自己的家族有充足的时间成就大业。而后,他的家臣和自己的弟弟谨遵他的遗言,精心调教这个替身,好让他瞒过众人。但此时的武田家,继承者是他年幼的孙子,武田的儿子因为并非嫡出,所以没有继承权,这样一个摇摇欲坠的家族,却没有人趁虚而入,甚至包括已经为他做了多年替身的弟弟。

再后来,当信玄多年来一直都心怀不满的儿子不顾众人劝阻,执意出兵的时候,他的家臣——风、火、林三军的大将们知道武田家气数已尽,所以相约“将军身边见!”三只矛枪碰在一起,是整部电影中最悲壮也最动人的镜头之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