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对应着圣经中夏娃偷吃禁果,却又无法明晰那个不同到底是哪个点

大数据和云科技的发展终于使人类突破了最后的技术壁垒,魂牵梦绕的造物情怀得以变得触手可及。单从知识脉络来讲,《机械姬》真是革新了人工智能类科幻电影的科技水平,除了那颗分子级智慧大脑稍显超前,其余一切都是那么的合情合理,让你惊觉原来我们竟已经站在了造物主的门外,稍稍向前,一切便会在刹那间豁然开朗。《机械姬》告诉我们,一个紧急制动按钮是多么的重要(呵呵哒)!我相信编剧是有意忽略了这一设定,从而能让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人类从聪明到愚蠢,从来都是在被自己的理性束缚着手脚,却又在为自己的感性付出着代价。

《机械姬》的导演亚力克斯·嘉兰曾经为《惊变28天》编剧,该片跳脱出了丧尸片长久以来的B级范畴,依托于欧洲独有的圣经历史的“人的灾难”母题,透出英国式的灰暗感与宿命感。而《机械姬》作为他的导演处女作,则延续了他惯有的精巧构思设置与微妙惊悚气氛,并在人工智能的科幻故事主线下影射了男权现状。就像导演嘉兰在访谈中说的那样,“这部电影更多地是在强调大男子主义和非大男子主义的对抗。”

有很多人不解,艾娃为什么要把男主锁在了房子里。我认为我们不应忽略的是这样一个细节:她问纳森,如果我回到房间,你会放我走么?纳森说,会的,我保证。她本来已经把他扑倒在地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一念心慈,迟疑间松了手。纳森起身后,毫不犹豫地一棒子打断了她的胳膊。。。是人类教会了机器什么是欺骗与狡诈。我觉得人工智能将会是个悖论,人类对技术的掌握远超过对灵魂和意识的了解,当二者合体时,灾难就降临了。

作为一部小成本的科幻电影,《机械姬》把故事放置到了一个封闭的未来空间内,场景干净简单,透出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时候对室内设计的极简追求和未来主义,同时也营造出一种幽闭恐怖的冰冷感,拿下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视觉效果奖。整个故事几乎推翻了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科技公司老板纳森制造出的女机器人伊娃“似乎”拥有了自我意识,对自己的制造者发起了抵抗与反击。
 
影片原名Ex-Machina来自于拉丁语Deus Ex
Machina,意思是“来自机器的神”。原本是希腊戏剧中使用的一个术语,指的是在戏剧舞台上饰演神明的演员,他们在剧情需要时会从舞台顶端的平台机器上降下来,解决剧中的矛盾冲突。而女人工智能EVA的名字直译就是夏娃,港译名也把“机械姬”翻译为“机器夏娃”。老板纳森和男主人公迦勒也都是圣经中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