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恢复这种形式,联系不联系都不重要

图片 1

       也许期待太高了总会有些小失望,看见好几个朋友更新了签名和围脖来赞这部,也跟风看了。影片一开始,觉得这片子不错,有一种想要看下去的欲望。但我始终觉得这些不过是铺垫,他们会将我带上一个高点,可惜带着这期待到了最后也没能找到这高点。后来,我看了一遍预告片,于是怀疑是不是我的期待心情让我错过了高点,总想着前面会有更好的风景,却没能认真体会眼前的那些。不过也不排除是预告本身太恢宏磅礴。
    这是一个典型的故事套路——建立一种形式,再破坏这种形式,最后恢复这种形式。在本片中,通过口哨呼唤成功就是这种形式的建立,然后很快这个形式失效了,长久的失效,观众们似乎忘了这回事。最后,兜兜转转我们又惊喜的发现,一人一马两个灵魂又通过这个形式进行沟通了,于是这形式恢复了。在这一建一破一恢复中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震撼心灵。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我们都不是以前的自己,我们都还是以前的自己,你没有忘记我,那感觉真好。
    最近在看蒋勋的《孤独六讲》,再看这片子,不禁有种疑问。为什么动物可以这样孤单的生活,而人却不能,人类进化得不是很成功么?一只动物和一个人,可以建立很稳定的关系,而人与人之间却很难。人们常常觉得孤独是一件可耻的事,于是在工作中要有团队精神,在生活中要合群,如果不这样做就会变成一个灰溜溜被孤立的人,变成一个某方面能力欠缺的人。但是,一个看起来不孤单的人,他的内心真的就不孤独么?其实很多人看起来并不孤单,是因为他们害怕孤单,害怕别人认为自己是一个没人喜欢的孤独的人,但是逃避了表面的孤单却逃避不了内心最真实的孤独。人类是群居的生物,许多许多人生活在一个地域,却缓解不了这孤独,许多人内心非常孤独,有的人选择了去承受、体会、享受、完成这孤独,有的人选择混迹花花世界来逃避这孤独,却发现愈加孤独。这孤独来自哪里?是来自于人与人之间关系不稳定的不安全感。而这种不安则来自相互间的不信任。

 
 这个春天的开始雨水很多,空气还带着冷意,从图书馆出来时,路上人影稀疏,只有灯光透过细细的雨水,朦胧得就像布满水汽的玻璃。打伞从玻璃中走过,听到鞋底拖着雨水孤独作响,每一个路过的身影,都希望相识就好,即使是似曾相识也好。

图片 1

自20岁以后,不想太快庸俗,开始习惯孤独,在恋爱的年纪里总唱轰轰烈烈不如平静,要面对的是一个回不去的过去和一个怎么看起来都到不了的未来。

大学三年,在学校做了学生记者,认识了很多人一直以此为荣,可是通讯录里的名单除了当时有事时打过就再也没点起了,深夜岑寂之时却找不到能随时说话不觉得尴尬的人,有些人要你主动联系,大部分人都是宁愿放弃也不愿主动的人,说好了要保持联系渐渐地就再不联系了。

我想无论怎样的友情,时间一长大抵都如此吧。
打败我们的不是背叛,而是自此天涯两隔,你的余生恕我未能继续参与。

路太长,人在换,我们就是要变,变好,或变坏,都是一个人活着的常态。
这辈子,相遇一场,只要各自安好,联系不联系都不重要。
所以,这一路,只是很感谢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网友用“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与我捻熄灯,无人共我书半生”,来形容单身的大龄青年的孤独再合适不过。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增长慢慢体会。时常会在社交软件上写些文字,却总避免不了些许忧伤。虽然社交网络可以打发寂寞,但无法逃避孤独,大学三年孤独一直如影相随,已经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一个人跑步,时常会一个人看着天空发呆傻笑……有人猝不及防的闯进我的生活反而会有些不习惯。其实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只是害怕失望罢了,除了害怕失望还害怕自己变得庸俗。